• 人才招聘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用人之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  “用人之道”舉用賢才的方法,從古至今諸多英雄選用賢人的方法,如何選擇能人,如何運用能人的方法與心

     


    唐太宗讓封德彝舉薦有才能的人,他過(guò)了好久也沒(méi)有推薦一個(gè)人。太宗責問(wèn)他,他回答說(shuō):“不是我不盡心去做,只是當今沒(méi)有杰出的人才罷了!”太宗說(shuō):“君子用人如用器物一樣,各取它的長(cháng)處。古代能治理好國家的帝王,難道是向別的朝代去借人才來(lái)用的嗎?我們只是擔心自己不能識人,怎么可以冤枉當今一世的人呢?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道理:要知人善用。


    曹操

    編輯
    曹操的五個(gè)用人之道: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一: 名至實(shí)歸 更重實(shí)際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二: 德才兼備唯才是舉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三: 重用清官 不避小貪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四: 招降納叛 盡釋前嫌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五: 抓大放小 不拘小節


    諸葛亮

    諸葛亮當權期間,反劉備依靠大族的政策,開(kāi)始實(shí)行法治,大力打擊益洲派的豪強;由于川中戰亂沒(méi)中原那嚴重,加上劉焉父子縱容大族,所以豪強勢力還是十分強大,收益不錯但是為后來(lái)的李嚴不供糧草埋下伏筆。諸葛亮很善于發(fā)現、培養、利用人才,如蔣琬、費文偉、董允等,諸葛亮的識人方面,楊洪、何詆的例子一直為后人所樂(lè )道;諸葛亮也注意提拔敵方投降過(guò)來(lái)的人才,如姜維、王平。諸葛亮大力起用荊洲派人才,在選拔人才和使用人才方面過(guò)分強調以“奉職循理”作為衡量?jì)?yōu)劣、取舍的標準,因而忽略了人才的多樣性,尤其是開(kāi)拓型人才的培養和造就。如街亭用的馬謖、四相中的蔣琬、費文偉、董允都是荊洲派。

    由于諸葛亮的人才政策局限,加上劉蜀中生代人才大部分在夷陵之戰中消亡,無(wú)奈后來(lái)只好“蜀中無(wú)大將,廖化當先鋒”的悲慘局面。


    劉邦


    劉邦的用人之道
    一:知人善任
    二:不拘一格
    三:不計前嫌
    四:坦誠相待
    五:用人不疑
    六:論功行賞

    唐太宗

    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最為賢明的皇帝之一,他的很多治國之道久為后世所推崇,即便放在今天仍值得我們認真借鑒學(xué)習。而在他的所有治國方略中,用人之道又更為重要。

    唐太宗喜歡人才,也擅長(cháng)用人,在他理政的23年時(shí)間里,所用的文臣武將不勝枚舉,著(zhù)名點(diǎn)的有魏征、尉遲敬德、房玄齡、杜如晦等??v觀(guān)太宗用人之道,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(diǎn):
    首先,重視人才,太宗認為“能安天下者,惟在用得人才”。當年太宗平定劉周武,劉下屬部將雖然投降,但隨后又紛紛叛逃而去,只剩尉遲敬德還留在營(yíng)中。太宗手下諸將勸他殺了敬得,免生后患,但太宗卻認為敬德是個(gè)人才,不僅不殺反而重用之。后來(lái)敬德果然屢立戰功,甚至還救了太宗一命;
    其次,知人善用。太宗命封德彝舉薦人才,封領(lǐng)命很久都沒(méi)有舉薦一個(gè)。太宗問(wèn)他為何,他說(shuō):“不是我不盡心,而是現在沒(méi)有曠世奇才?!碧谪焸渌f(shuō):“人的才能,各有所長(cháng),君子用人,就如同用器皿一樣,大材大用,小材小用,各取所長(cháng)?!?
    第三,對人推心置腹,以誠相待。有人給太宗出主意,要太宗采用些計謀或權術(shù)來(lái)試探朝中大臣的忠奸。太宗回答說(shuō):“如果用這些權術(shù)去試探部下,自身就不夠光明磊落,如何要求他們正直呢?”張居正對此的評論也非常深刻:“君德貴明不貴察,明生于誠,其效至于不忍欺,察生于疑,其弊至于無(wú)所容,蓋其相去遠矣?!?

    最后,有容人之量。太宗在位,時(shí)常有大臣秉理直諫,而太宗卻常能接受各種不同意見(jiàn),從不固執己見(jiàn),也不偏聽(tīng)偏信。張居正更是認為太宗能夠兼聽(tīng)為明主要是他虛心求教的結果,這也正是孔夫子“敏而好學(xué),不恥下問(wèn)”所要達到的境界。

    康熙的用人之道

    康熙在清.康熙二十三年五月初九南巡至南京祭奠明朝皇陵,在南巡的前一年康熙在南京召見(jiàn)于成龍委任他去當江蘇巡撫,要求他上任后每年要多交七百萬(wàn)石糧食。于成龍突然一驚,連忙說(shuō)到:“主上明鑒,全國稅收,江浙占了三分之二,百姓們苦于賦稅過(guò)重,已是怨聲載道。如今三藩平定,臺灣光復,內憂(yōu)外患,俱以消除,正該減稅輕賦,與民休養。圣上下旨讓臣加稅加賦,臣不敢奉詔?!?
    康熙看了他一眼說(shuō):“哎--你著(zhù)什么急呢,朕是和你商量嘛。要不是這件事難辦,朕還不叫你去呢。五年之內,朕將在西域用兵,沒(méi)有幾千萬(wàn)石糧食,這個(gè)仗叫朕怎么去打?”
    于成龍緊盯著(zhù)問(wèn)了一句:“臣斗膽敢問(wèn)圣上,在西部用兵之事,是圣躬獨斷呢,還是聽(tīng)了明珠、索額圖他們的主意?” 一聽(tīng)這話(huà),康熙的臉色“刷”的變了:“于成龍,你應該知道,在這些大事上,朕從來(lái)不聽(tīng)別人的話(huà)。上書(shū)房的幾個(gè)人豈能左右了朕躬?!?
    于成龍并沒(méi)有被嚇?。骸笆ド?,臣以為,五年內在西域用兵之事,斷然不可。如此連年用兵,國庫空虛,民徭加重,讓百姓怎么活下去,如果因此而引起全國不寧,又將何以善后?” “哼,你以為朕沒(méi)想到這一點(diǎn)嗎?如今,葛爾丹在西域作亂,羅剎國又虎視東北。廣闊西域,生靈涂炭,百姓紛紛向關(guān)內逃難,朕貴為天子,難道能視而不見(jiàn)嗎?若拖延下去,有朝一日,鬧到朕的御輦、令旨都出不了嘉峪關(guān),那后世將如何看朕這個(gè)皇帝?又怎樣評價(jià)你們這班‘清官’呢?”
    這話(huà)問(wèn)得突然,也問(wèn)得很有分量,于成龍正不知如何回答,康熙又說(shuō)話(huà)了:“所以,為了一統中華版圖,為了不讓西北百姓再受煎熬,朕才破格提升你,要你去擔此重任。因為你是清官,加賦加稅,百姓雖有怨言,還不致于造反,換個(gè)貪官去,就不行。當然,朕也知道,你一上任就增加賦稅,百姓們也會(huì )罵你的??墒?,你身為朝廷大臣,不能只看到自己治下的百姓,還要看到西北千萬(wàn)受苦受難,顛沛流離的黎民。你不能只管富庶的江南,還要想到遼闊的西北大地。這才是大臣風(fēng)度呢!” 聽(tīng)到這里,干成龍出了一身冷汗:“皇上教訓得對。臣目光短淺,不識大體,求圣上寬恕。臣勉受圣命,盡力而為之?!?
    “不,不能盡力而為,而是一定要辦好。告訴你,忠臣、清官,朝里能選出不少來(lái)。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這是古之明訓嘛,能做到這點(diǎn)并不難。但朕需要的是‘明’臣,懂嗎?‘明’臣,識大體、顧大局,為國分憂(yōu),為君父分憂(yōu),不計較自己的得失,不怕自己吃虧這才是明臣,這才是大丈夫呢!”
    康熙不理會(huì )于成龍繼續說(shuō)了下去:“于成龍,你和郭琇一樣,都是忠臣、凈臣,這一點(diǎn),朕從不懷疑你們。但你們倆有一個(gè)大毛病,就是心地偏狹、好名、好勝,總想保自己的名聲,總想勝過(guò)別人,這就不好。做大臣的,心地寬一點(diǎn),看得遠一點(diǎn),多存仁恕之心,多講點(diǎn)慎獨之道,還是很要緊的。好了,朕知道你會(huì )想明白的!”
    企業(yè)用人之道
    如何識別人才,吸收人才,使用人才,激勵人才及保留人才是企業(yè)管理中,擺在每一個(gè)企業(yè)主管面前的棘手難題。
    不少用人單位在選擇大學(xué)生時(shí)存在或多或少的誤區,主要有:
    首先,過(guò)分關(guān)注文憑。不少用人機構認為,學(xué)歷越高越好。選人學(xué)歷化,造成受聘人員水平和能力與崗位不相適應,或人才浪費,比如有些單位招聘計算機軟件研究生僅用于本單位的打字等簡(jiǎn)單文字處理?,F實(shí)工作中有些人的能力與文憑并不能直接劃等號,不少本科或大專(zhuān)學(xué)生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不比研究生業(yè)務(wù)能力差。
    第二,存在性別歧視。女大學(xué)生明顯處于劣勢,不少用人單位考慮女大學(xué)生生理因素、婚姻因素、成就動(dòng)機,以及生育保險費和女工勞動(dòng)保護費用等。同等情況下女大學(xué)生將來(lái)工作成本比男大學(xué)生大,這是女大學(xué)就業(yè)難的主要原因。
    一個(gè)企業(yè)就是一個(gè)舞臺,用好身邊的人才這是首要問(wèn)題,其次才是引進(jìn)人才。企業(yè)要明文規定管理渠道、技術(shù)渠道、生產(chǎn)渠道、銷(xiāo)售渠道等不同形式的發(fā)展途徑,重視引導員工規劃未來(lái)的升遷路線(xiàn)及職業(yè)生涯發(fā)展規劃。根據員工的特長(cháng)和某一方面的突出表現,幫助員工找到適合自己發(fā)展的渠道,讓他們通過(guò)努力走向自己熱愛(ài)的工作崗位,實(shí)現自身的價(jià)值。
    用什么樣的人才,便成就什么樣的事業(yè)。把一個(gè)能力不足的人安排在一個(gè)他不能勝任的職位上,那是強人所難,被用人也不必受寵若驚,這決不是件好事,經(jīng)受了不適應的折磨,才知道那滋味的確不好受。而把一個(gè)能力非凡之士安排在一個(gè)平凡的職位上,那是對人力資源的浪費,沒(méi)有哪個(gè)公司可以經(jīng)得起這種浪費,杰出人才最終也只會(huì )棄你而去。孫武亦曰:"主孰有道?將孰有能?吾以此知勝之謂也"。從認知學(xué)講,人更容易接受、認同自己熟悉的東西。遠小人而近君子自不必說(shuō),如何修"君德",是否敢用與自己意見(jiàn)相左的人及曾經(jīng)反對過(guò)自己的人,體現了一個(gè)企業(yè)主管的膽識與氣度,也影響著(zhù)企業(yè)的興衰成敗。
    總之,用人之道就是以人為本想人所想、能者居之,員工的貢獻得到了認可,團隊才會(huì )更加穩定。